首页 > 校园文化 > 五十三参

台湾佛教见闻记

作者:济群法师 来源:浙江大学图书馆网 更新时间:2012年01月12日

住在厦门,接触了许多台湾过来的法师,经常听他们介绍台湾佛教情况,很渴望能有机会一睹其真面目。因缘总算来了,这得感谢台中慈光寺惠空法师。因为是他给我提供了这一因缘。97年冬,我应墨尔本明月居士林妙净法师邀请,去墨尔本,南澳弘法,随后到了台湾,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参访讲学活动,获益非浅,现将一些见闻记录下来,供养大家。

一、    弘法

说到台湾佛教,首先让我感触最深的是他们的弘法事业。台湾佛教的道场很多,除了独立于山林,城市中大大小小的寺院之外;还有许多楼层中的精舍,他们与社会大众溶为一体,为城市中的广大信徒,修学佛法提供了极大方便。台湾的法师大都热心于弘法,你随便走到一个道场,看看他们的活动安排表,便知他们的活动情况了。象一些大的道场:如佛光山、法鼓山等,他们一年的活动都安排好了;一般的小寺院,往往也安排了一个月或一周的活动,其内容丰富多彩,真可谓法门无量。

1、讲经、讲座:一般寺院的活动安排,都有拜忏、共修、讲经、讲座、这大概算是台湾寺院基本的弘法形式。笔者在台参访期间,应邀到台北的文殊院讲堂、中坜市清心讲堂、桃园市学佛行苑、台中市灵山寺,普贤讲堂分别做了演讲。这些讲堂处于闹市之中,多数在楼层里面,他们通常都有自己的固定活动,偶尔也请外面的法师去演讲。每一个讲堂都有自己的信徒群体。而讲堂的生存,也依赖信徒的护持得以延续。另外台湾的一些大法师们,时常也租用社会公共场所,如中山记念堂等。举办大型讲座,数万人参加,其布置之庄严,场面之壮观,恍如灵山再现。

 2、印经、赠送经书:台湾佛教界办的出版社很多,有佛光出版社、法鼓文化出版社、东初出版社、大乘文化出版社、正闻出版社、慈济文化出版社等。此外还有许多印经会,发动信徒印经结缘。而在台湾的许多佛教组织、寺院,都设有经书结缘,比如我这次到台中埔里参访,在法耘印经会、大林静舍,请到几册南传的佛教典籍,像这样偏僻的小地方,都能请到结缘的经书,可见经书的普及。

 3、录音、录像带:利用录音、录像带弘法,是台湾佛教得以普及的重要途径之一,尤其是在电台、电脑网络没有盛行之前,音像弘法就算是最理想的了。台湾有许多出色的男女众法师、居士,他们以极大的热情,在教界及社会群众中讲经、讲座,并将它制作成录音、录象带。在台湾录音、录象带几乎和经书一样普及,除了在大陆常见的慧律法师、净空法师的磁带作品外,在台湾只要能讲的法师,几乎都有他们自己录音、录像带的作品。你想要听任何一位法师讲经,只要找到他的音像带,就成了一件很方便的事。

 4、各种佛学营:每到暑假,台湾的许多道场,都会办各种佛学营,如大学生夏令营或冬令营,小学生夏令营或冬令营,高中生夏令营或冬令营,教师夏令营或冬令营等,短期出家活动。今日台湾的佛教界,之所以能吸引那么多的大学生学佛或出家,使佛教徒的素质得以提高,主要是这些活动带来的结果。

 5、电视台:台湾目前有五家佛教界办的电视台,如佛光山的佛光卫视,慈济的大爱电视台,中国佛教传布协会的卫星电台等,它们在二十四小时中,不断的传播佛法,或传播与佛教有关的内容。如卫星电台的节目有:空中佛学院、佛经讲座、佛界资讯报导、人道素食、插花、高僧专访、名刹之旅、儿童故事、佛学疑惑开释、电影欣赏等。另外中视、台视等重要电台也时常邀请法师讲经、讲座。可以想像,台湾社会民众,想要听闻佛法,那是一件多么方便的事。

 6、多媒体:从瑞穗到花莲的路上,有一座和南寺。这所寺院专门用多媒体弘法。他们以佛经为题材,制作了许多卡通片、描绘一幅一幅佛国净土的庄严,以及佛陀因地的感人事业,有VCD、录象带。另外,他们还依佛经思想,谱写了许多佛教音乐。灌制成CD片。从艺术、音乐的角度弘法。在台湾佛教界,也算是别开生面的弘法方式。

 7、网络:在台湾许多佛教道场,都设有网络的站点,他们除了介绍该道场或团体的简单情况,日常活动安排,另外也作了许多弘法工作,如台大佛学中心这个站点,内容就非常丰富,设有中心简介,中心公告、教界消息、意见调查、书目检索、期刊原文、专书专文、图书馆录汉文佛典、藏文佛典、巴利文佛典、梵文教学、巴利文教学、藏文教学、多媒体区、佛学网络、佛学工具、佛学院所、佛学造字的二十个项目,另外,像普贤护法会站,正在做大藏经光碟版,大藏经的网络查寻,对于了解国际佛教动态,吸收最新佛学研究成果,以及教界的交流,都提供了极大的方便。

 8、杂志:台湾佛教的组织很多,这些组织大多有他们自己的杂志,因此台湾佛教界办的佛教杂志自然也就很多了,当然,这其中有不少只是一般的通讯,宣传该团体的活动情况,刊登住持法师的一些开示,并无特色。但也有办的非常好的,如《中华佛学研究所学报》、《谛观》等,学术水准都很高;像《人生》、《普门》、《慈济》等,则活泼泼的体现了佛法在生活中的运用。

在台湾的佛教的弘法方式很多,除了上面介绍的几个重要方面外,还有办面向社会的佛学图书馆。譬如笔者此次在台北见到的文殊图书馆、佛陀教育基金会图书馆,都有丰富藏书、音像带,供信徒借阅。有的法师到军队说法,去监狱布教。或设观音热线,为社会群众解除心理困惑。或宣传环保、护生,爱护动物。或撰文抨击邪教,唱导正信。或维护佛教的社会尊严,反击有些人士对佛教的毁谤。以各种方式弘扬佛法,净化社会人心。

二、    僧教育

佛法,是由佛法僧三宝构成的。学佛修行虽然是依法得解脱,但住持佛法端赖僧宝,原因是道在人弘。台湾社会经历了日本人的统治,当时的佛教曾受到日本佛教的影响,遗留下许多不如法的现象。大陆解放前夕,有大批优秀的长老,中青年法师,来到台湾,当他们立足脚跟,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之后,便开始办僧教育,培育僧材。今日许多著名或不知名的道场,都有自己的佛学院或研究所。台湾佛教的僧教育,除了继承民国年间大陆佛教办学的模式,他们也走出自己的风格。

1、 保持传统:佛教在中国数千年的流传,形成了自己的传统,丛林制度。台湾的许多佛学院,都是过着丛林学院一体化的生活,如圆光佛学院、南普陀佛学院、福严佛学院等,他们都严格的过着丛林生活:上殿、过堂、半月半月诵戒、禅修、注重持戒,威仪,有些学院供晚餐,鼓励学生学戒持戒,过午不食,以丛林生活培养学员,养成健全的僧格。

2、 适应现代:佛法在现代社会的生存,自然要能适应现代,尤其是要能够利用现代的科技成果,来为学习,弘法服务,这在学生时代就得开始培养。在台湾的许多佛学院、研究所,都是现代化的装备,有专门的电脑室,供学员使用,他们可以利用电脑,做作业、写文章、网络,发E-mail,像福严佛学院的毕业班学生,每人自己有手提电脑。图书运用电脑管理,可以在电脑上,很方便的查找自己需要的资料。图书馆放有复印机,供师生复印资料用。很方便啊!

3、 重视学术:在台湾的佛教界,印顺导师是公认的导师(除少数人外),他老人家的佛学思想几乎正在影响一代中青年人。目前,在台湾的许多研究所,佛学院都以他的《妙云集》,作为教材使用,印顺导师是注重学术研究的。在他的影响下,许多中青年法师在修学佛法的过程中,也都走现代学术路线。另外,台湾有许多法师到欧美、日本攻读学位,取得学位后,回台湾办学。他们也都重视学术研究,如圣严法师办的中华佛学研究所,恒清法师办的法光佛学研究所,大航法师担任院长的福严佛学院,都有这种倾向。

4、 多种层次:台湾佛学院,分设有各个不同层次的教学,如圆光佛学院,有初中部、高中部、专门部、大学部,还有研究生部。福严佛学院有初级部、高级部。当然,也有一些佛学院只设初级的、或中级的,或高级的,对不同层次水平的学生,都能提供学习的环境。台湾有些研究所办得很有水准,如圣严法师的中华佛学研究所,恒清法师的法光研究所,学术水准都很高。

5、 四众同修:在大陆的佛学院,目前只局限于招收出家众,真是名符其实的“僧教育”,而在台湾的许多佛学院都是四众同修,如圆光佛学院、中华佛学研究所等。不仅培育僧才,也为在家居士修学佛法提供因缘,据慈明佛学院教务长介绍,在家居士发心进入佛学院学习,许多人都具有出家的意向。因此,在佛学院的几年教学中,开学初在家众比出家众人数多,学业进入一半时,在家众与出家众人数一样多了,而到了毕业前夕,往往出家众比在家众多。看来办四众教育不仅是为提高居士佛学水准,也是壮大僧伽队伍的重要途径。

以上几点,是我在参访了一些佛学院、研究所之后,总结出来的几个特征。当然,并不是说所有的佛学院、研究所都是这样。像灵严山的办学,就是属于很传统而又封闭的教育,他们要求学员严格的过着丛林生活,背诵经论,不主张学生学习社会知识,接触报纸、电视,更拒绝现代学术;而像中华佛学研究所、法光研究所,则又未免偏重现代学术了。

三、慈善

中国佛教是大乘,大乘佛教的主要思想是发菩提心,行菩萨道,而表现在修行上,则是破除自我,慈悲济世,从利他中完善自己。落实这样的一种精神,还得透过慈善去实践。在台湾的许多佛教道场,都有慈善这个项目。如佛光、法鼓等。当然,搞得最出色,自然要属证严法师创办的慈济基金会,这是一个专门的慈善团体。自1966年创建以来,目前会员已有461万之多,从慈善、医疗、文化、教育的四个方面慈济社会。

1、 济贫救难:慈济志业的工作项目包括有二:一、济贫:如低收入户长期济助,给他们以白米实物济助、医疗济助、义诊济助、孤贫丧葬济助。二、救难:如水灾、火灾、风灾、震灾,及重大意外事故的紧急救助。仅台湾省内,自1966年起,济助全省各地的贫病急难,已逾123万人次;累计送达贫户手中的救济金额已超过17亿元。截至1994年底,长期接受本会济助者,每月达16000户,每月的救济金一千余万元。此外,他们还走出台湾岛,为大陆、孟加拉、外蒙古、衣索匹亚、尼泊尔、泰北、卢安达、柬埔寨、南非、几内亚比索、车臣等地,赈灾救难,贡献他们的爱心。其他佛教团体,像佛光也专设有冬令救济会,急难救助会等,扶危济困。

2、 医疗:生病使人贫穷,使人痛苦,解决众生的病苦,自然成了佛教慈善的重要内容。慈济基金会自1972年初,在花莲市成立义诊所,随后又创建了慈济综合医院,临床医学研究中心,医疗网中的大林分院,儿童发展复健中心。在慈济综合医院参观时,陪同的慈济志工,给我们介绍了证严法师办医院,旨在治病救人,给病人以爱心、尊重,慈济的医生、护士都真诚的爱护病人。另外还有数百名的志工,奔忙于医院的各个角落,随时为病人提供服务。有些病人病愈出院了,志工们还会打电话或亲自上门慰问,医院中为病入晚期的病人,设有心莲病房,除了环境之优越,还给予宗教生活的关怀。医院还设有骨髓资料库、号召广大信徒捐赠骨髓,现在已有十万人参与抽血检验,成为亚洲最大的骨髓资料库,为血液疾病患者提供了生存希望。佛光也设有佛光诊所,云水医院,为病者提供医疗之方便。

3、 教育:台湾佛教界将要创办五所大学,已经招生的有华梵工学院、慈济医学院、玄奘人文社会学院;还有佛光大学、法鼓大学,正在筹建中。笔者此次参观了玄奘人文社会学院、华梵工学院、慈济医学院,看了校园环境,教学设施,听他们介绍办学的理念。深刻认识到佛教办大学的意义。佛教办的大学不仅是传授社会知识,更要达到培养学员拥有健全心态,高尚品德的效果。在参访慈济医学院时,笔者看到学生穿统一校服,吃自助素食,一餐只要花十元钱(台币),就可以随便吃。据说这样做是为培养学员的慈悲心,避免他们的攀比心,学院课程中设有茶道、花道、书画,禅修的课程,以陶冶学员的情操,又设慈善的爱心教育,以培养学员之爱心。就如解剖尸体这个问题,他们对解剖的每一具尸体,都十分的尊重,他们称尸体为“大体老师”,在解剖尸体前要举行诵经仪式,解剖完了,要重新缝合,穿上证严上人特制的衣服送去火化,然后将骨灰供在医学院中。

佛光的教育也办得很出色,他们除了专门教育:办佛学院、研究所。还有信众教育:办夏令营、信徒讲习会,都市佛学院。社会教育:大学教育,中学教育,到公司、监狱弘法,电视讲座。儿童教育:办幼稚园、儿童夏令营、星期儿童班、儿童才艺班。青年教育:大专佛学冬令营、夏令营、大专佛学中心等,为不同层次的人们,提供佛学,或世间知识的学习环境,这大概是造成佛光人才聚集的原因。佛教在中国数千年的流传,总被许多社会人士视为消极厌世,以为佛教不关心社会,无益于社会;佛教慈善事业的开展,正好可以改变人们这一印象。弘扬佛法单纯以佛教的面目出现,许多人会存有介心,比如异教徒或非佛教徒,而慈善则没有任何界限,大家都能接受。社会发展中,出现的贫富悬殊现象,唯有通过慈善的力量,才能得以调节。基督教的慈善事业就做得非常好,他们办医院、办教育,济贫救困,曾使无数人受惠。今后佛教界在慈善这一领域,恐怕还得多下一些功夫,才能消除社会对佛法的误解,使佛法走入人们的生活中。

三、    僧团体制

    原始佛教的僧团是无政府的、民主的、平等的、法制的、十方的,到中国禅宗丛林,则成立相对的领导体系,并树立方丈之权威性,但也还是十方的,随后丛林又分为两种:一是十方丛林,一是小庙。十方丛林,是公有制;小庙,则是私有制。台湾的许多道场,比较接近于小庙。

1、 私有制,台湾的许多寺院,虽然保有传统中国丛林的规范,但却是私有制,许多寺院都是某一位法师,长期苦心经营而成的,那么,这个法师自然也成了这个寺院的主人,可以全权的支配它。因为,谁一旦拥有了某个寺院,便可以利用它修行,弘法,干一番事业,实施自己的想法,所以有许多法师都希望拥有自己的道场。

2、 子孙道场:十方丛林住众是十方大众,子孙道场的住众,则以自己的徒子徒孙为主,台湾的许多寺院子孙的性质,较为浓厚,像佛光,法鼓、中台、慈济、灵岩,这些在台湾最具有影响性的山头,每个道场也都以各自体系的徒众为核心,构成整个团体,并且都发展出自己的风格,如称:佛光人、法鼓人、慈济人等。

3、 男女众同住:台湾的许多道场,都是男女众同住,如佛光、法鼓、灵岩、中台等,都是在一个师父之下,有少数的几个男众,一大帮女众。台湾佛教界的出家女众比男众多,因此,一般道场总是女众多于男众;而在事业的发挥作用上,有时女众也往往比男众更为得力。

4、 连锁寺院:从前大陆的有些大丛林,会在各处设有自己的下院。台湾的许多道场,也都有自己的分院,著名如佛光,在世界各地有一百多个分院。慈济基金会,在海内外也有许多它的分会。就不久前掘起的中台山道场,据称他们在台湾省各地也有五十多个精舍。这种从总院到分院的组织结构,形成一股庞大的弘法力量,对于某种理念的推广,无疑是具有积极意义的。

对于台湾这样的一种佛教僧团体制,说实在的我不是很喜欢,因为总觉得它不太如法,和律制的僧团相差太远。但从台湾佛教事业的兴旺发达,却也发现了它的优点:私有制使人有责任感;子孙道场,则便于管理,凝聚力强,比较容易成就事业;男女众同住一个道场,取长补短,分工合作。这些条件对于事业的成就,都是非常有益的。但从个人的修行解脱来说:私有制、子孙道场,会增长人的我我所执;他使人成就事业的时候,不知不觉的被我我所紧紧的捆住,而背离了解脱涅盘。当然,假如能生心无住,则又另当别论了。台湾的佛教,除了以上所说的那种性质。自然也有不少是公有的、十方的、单纯住出家男众或女众的道场。其事业之成就,虽然不及子孙道场,但却是别有一番景象,如正觉精舍、南普陀寺等,都以道风著称。

今后的佛教僧团,应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更为合理呢?当然,有的人可能会主张,要恢复十方;也有人可能更喜欢子孙道场。无疑,这两种体制都会同时存在。不过理想的僧团,还是律制六和的僧团。看来今后佛教事业的发展,弘扬律学,僧制建设,恐怕是首要问题。

台湾之行,看到或想到的很多很多,由于走马观花似的,事如春梦,有些印象已淡忘了,有些记忆则模糊了;再加上参访时没有打算要写什么,因此虽然走了许多寺院,但对它们的了解并不深刻。现在写出来的,只是大概的感觉,可能会笼统些,不过,我只希望能给大家提供一个,台湾佛教的简单线索,如果想进一步了解的人,不妨亲自走走。

 

一九九八年春济群于南普陀寺阿兰若处

 

中国佛学院
中国北京市西城区法源寺前街7号 7 Fayuansi Qianjie,Xicheng,Beijing 100052 China
TEL:010-83520844,83517183 FAX:010-83511897
网站电话:010-83511897 邮件:zgfxycn@sina.cn 京ICP备12052221号